新闻热线:15379009688,0931-4809111   新闻邮箱:zglzw2012@163.com  QQ:1538783093  

设为首页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兰州网  >  数码科技  >  智能

特斯拉高层动荡:今年已有6名高管离职 29人向马斯克汇报


稿源:腾讯科技 编辑:郑婷 发布时间:2018-10-18 15:00      【选择字号:

  中国兰州网10月18日消息 据外媒报道,特斯拉有大约80名高层管理人员,其中包括负责制造Model 3的高管以及CEO马斯克手下的人员。但今年特斯拉的高层出现了大变动。最近一次变动发生在2018年10月15日。

  向CEO马斯克汇报工作的人员包括:

  “汇报路线”不清晰的高管

  特斯拉董事会

  (注意:还不知道Charlie Kuehmann的位置是不是为永久性的。Matt Casebolt最近已经从内部组织结构图中消失。)

  特斯拉扁平化的管理结构最近似乎变得更加平坦,因为一些重要高管的离职,导致比较多的人员直接向CEO马斯克汇报工作。

  特斯拉的员工组织结构图是放在公司内部网站上的。最近的更新显示,有29位经理向马斯克汇报工作。大约有十几名经理负责低压电子设备、特斯拉汽车底盘开发之类的事情,当他们各自的上司今年春天离开公司时,这些经理就成为了领导层结构中的“孤儿”。一位知情人士说,在员工组织结构图中,这些经理目前被列为马斯克的直接下属,直到他们有了新的上司。

  知情人士说,有18个人似乎定期向马斯克报告,其中包括制造团队主管Jerome Guillen和负责开发自动驾驶辅助软件的Andrej Karpathy。这远远超过了其他大型科技公司和汽车制造商向CEO汇报工作的人数。例如在福特公司,这个数字是9人。在通用汽车公司,这个数字是12人。媒体根据内部文件和对特斯拉员工的采访编制了一个图表,标出了马斯克的团队和特斯拉制造团队的顶级高管。

  鉴于近期高管层的震荡,最近几周可能已经在职务和“汇报路线”上出现了一些变化。

  今年,马斯克对特斯拉的管理工作遭到了密切关注,因为该公司在生产上遇到了问题,公共关系上也出现重大失误,公司CEO竟然公开抱怨自己面临的压力。马斯克8月发了一条推文,说他要把特斯拉私有化,结果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起诉了他,说他进行证券欺诈。上个月这起诉讼达成和解,马斯克同意辞去特斯拉董事长的职务。

  对于向他汇报工作的人,马斯克拒绝置评,但表示他们“以大多数标准以来衡量都很优秀”。他说,特斯拉内部网站上关于直接向他汇报的人员清单从本月初开始就“充满了错误”。正如“汇报路线”所显示的那样,马斯克喜欢进行亲历亲为式的管理,参与到公司的诸多领域中。特斯拉今年虽然爆出很多大新闻,但在业务上也取得了进展,离公司的一些重大目标距离更近了。

  人事大变动

  今年有6个高管离开了公司,其中包括销售、人力资源、通信、微芯片开发、IT主管,以及制造团队负责人Doug Field。取代他们位置的是之前他们的下属或者公司内部的其他人。

  之前向Doug Field汇报工作的Matt Casebolt领导车身和车门开发工作有两年时间了,最近他被从组织结构图中被删除,这表明他可能已经不担任那个职务。(特斯拉的一位发言人没有对Casebolt的职务发表评论。)原本向Casebolt汇报工作的九名经理上周也被列入直接向马斯克汇报的清单。一位知情人士表示,这种情况可能是暂时的,因为有些人的职位通常比CEO低三级。

  公司领导层的结构图也突显了汽车行业的一个常见情况:缺少女性。马斯克那张清单中的29人中只有两人是女性。(之前向Casebolt汇报工作的九个经理也是男性。)特斯拉一名前员工说,在前几年的一个公司大会上,当有人询问马斯克在招聘的多样性上做出了何种努力时,他简单地回答说,他聘请那些最优秀的人才。

  在特斯拉,一些高管既向马斯克,又向最近上任的人力资源和房地产主管Kevin Kassekert汇报工作(直到今年秋天Kassekert才开始担任和房地产有关的角色)。双重汇报线并没有在特斯拉的内部组织结构图中反映出来,这些需要进行双重汇报的高管包括多元化和包容性副总裁Felicia Mayo以及招聘负责人Cindy Nicola。

  各自开会

  马斯克管理特斯拉高管团队的做法,与其他公司很不相同:特斯拉的大多数高管都不会作为一个团队定期开会,并且很少同时身处同一个房间。马斯克说他不喜欢严格的组织结构。与马斯克一起工作过的人说,他很可能经常与公司层级中较低层的人沟通。

  虽然今年特斯拉高管的离职情况受到了人们的密切关注,但该公司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受到太大影响,因为有其他老员工可以升上来填补职位空缺。LinkedIn个人资料显示,最近这份图中的29人中,有10人已经在特斯拉工作了六年或更长时间,而且大多数人都在那里工作了至少三年。虽然一些前员工说,很多与马斯克共事的人都觉得他很恐怖,但他们仍然有机会开发出在其他公司可能开发不了的尖端汽车功能。员工们也对开发环保车辆很用心。

  决策速度也是特斯拉的一个优势。在有些汽车公司,想要换一种价格贵5美元的新制动器可能需要一连串的签字审批过程。而一些前高管表示,在特斯拉,马斯克可以迅速批准这种类型的升级。

  以下是其他主要高管:

  1、特斯拉的首席技术官JB Straubel是马斯克的联合创始人,两人共事逾15年。许多业务领域都有他的参与,比如改善内华达工厂电池组的生产状况。

  2、特斯拉的首席设计师Franz von Holzhausen也是该公司的一员老将,他曾赢得过汽车界的各种设计奖项。 “Franz让马斯克显得很酷,马斯克也很清楚这一点,”一位前同事说。Von Holzhausen曾在马自达、通用和大众设计车辆,如今已经在特斯拉工作了十多年。

  3、Jerome Guillen取代Doug Field担任制造团队负责人之后,现在被称为“汽车总裁”。在特斯拉,他的地位和重要性可能仅次于马斯克。如果说马斯克有个接班人,那么这个人可能就是Guillen。但同事们说,他过去曾与工程团队发生过冲突。几年前,Guillen因特斯拉的第一款Model S成功而广受赞誉。马斯克告诉员工,今年夏天Guillen帮助改进了Model 3的总装线,每周可以生产出5000辆汽车,这是该公司长期努力达到的一个里程碑。Guillen出生于法国,曾是戴姆勒的高管。他在特斯拉工作近五年后于2015年中离开了公司,但又在2016年初回归了。

  4、 LinkedIn上的资料显示,生产副总裁Peter Hochholdinger在奥迪工作了22年,参与过许多车型的生产。特斯拉的内部组织结构图表显示,Hochholdinger最近手下至少有18名经理,他们负责从座椅装配到“将部件带到装配线”的各种事情。在Field走后的几个月里,他直接向马斯克汇报工作,现在则在Guillen手下工作。

  组织结构图中大约有六个人以前为Field工作过,但现在没有被列为Guillen的手下。一名知情人士透露,这是因为Guillen没有接管车辆工程部门,该部门负责设计汽车所涉及的大部分硬件。目前尚不清楚特斯拉是否会为该职位招募人才,还是说这个部门最终也会归Guillen领导。

  芯片团队领导层的变化

  曾经向Field汇报工作的其他经理包括:Lars Moravy,他曾在特斯拉底盘领域工作了近9年; Alan Clarke,他也是特斯拉的一员老将,帮助开发公司新车,最近的一款是尚未投入生产的Model Y;车辆软件副总裁David Lau,他主持开发汽车固件以及支持无线软件更新的技术,这是让特斯拉在汽车制造商中独树一帜的特色;还有Michael Schwekutsch,他负责开发电动动力系统,其中包括马达。

  特斯拉今年的另一个重大转变是,AI微芯片主管Jim Keller在5月跳槽去了英特尔。Keller曾给特斯拉引来了其他芯片专家,一起开发马斯克所说的在Nvidia现有图形处理器单元上进行改进的芯片,特斯拉用它来提供自动驾驶辅助功能。Keller之前的下属Peter Bannon留在了特斯拉,晋升为副总裁,并接管了Keller的大部分职责,包括特斯拉汽车摄像头和雷达等传感器等方面的工作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公司内部网站上列出了两名全球安全总监。其中一名是Jeff Jones,数月前他从优步跳槽到了特斯拉。另一个是Karl Wagner,似乎网上没有关于他的太多信息。马斯克表示,特斯拉一直在受到间谍的攻击,这些间谍为那些卖空特斯拉股票的公司工作。经常有些人在特斯拉厂区附近流连,拍下谍照后发到Twitter上。

  特斯拉的董事会也正在发生变化。英国《金融时报》近日报道称,最有可能接替马斯克担任特斯拉董事会主席的人选是21世纪福克斯的CEO James Murdoch。他是在一年前成为特斯拉董事的,当时一些投资者要求该公司设立更多的独立董事。(编译/Kathy)

  • 相关新闻